这他妈是爱情!爱情!

明天高考,吸一吸我们北宋科举考试历史上最高分的子瞻😂
「抬眸四顾乾坤阔,日月星辰任我攀」
——苏轼
图片有授权

就还是那个乌尔骨发作甜心咬顾帅的情节。 
果然还是觉得之前小甜心那一句“不许你走”和咬顾帅是有联系的。 
我打也打不过你,双手拉不住你,最后只能用嘴紧紧咬住你不准你走。 
顾帅真是把长庚宠到心里去了啊

有声有色♂的日子

他们俩太好了吧😭😭
就是要看着他们一生安安稳稳的白头偕老才好。可是时光你能不能再慢一点,让他们在这个世上再相依多一会儿
顾昀活蹦乱跳的性子,长庚愿意宠着,说他开心就好。故园的修建,他心里,只装得下一个院子,他们共同生活的院子,便遑论其他,他不许顾昀受寒,一点点也不许。
真的是爱到了极致,要与顾昀执手一生,心魂都给顾昀,都锁在顾昀身上。
虚岁十二那一年的冰天雪地,一眼足以定一生。沈十六,安定侯,顾子熹。
终于得偿所愿时,他就想给顾昀安安稳稳的生活。
啊。
长庚怎么会是一匹孤狼呢?从那一年开始,他的身边,始终都会有一个顾昀。
顾昀也是。
他们简直已经突破天造地设,没了对方,谁也不是谁
我他妈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我不要看他们青史留名,我就要看他们细水长流😭😭

第一个故园的!!大帅太可爱了!!!长庚真的好迁就顾帅!又不准他受寒,啊啊啊!第二个看来,心里真的,啊,长庚怎么会是一匹孤狼呢,他的身边,始终还有一个顾昀啊!!啊啊啊啊我永远爱他们😭😭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这礼拜不知道写什么,扯点鸡毛蒜皮的淡吧。



一、关于“故园”——


外人觉得顾帅行伍出身,常年吃沙子喝北风,性情又跳脱,一定十分不拘小节。皇上呢,打从少年时候起,就是个慢性子的斯文人,一举一动透着风雅无双的气度,连他身上那点外族血统都能给遮过去。


所以表面上看,他俩私下里过日子,应该是皇上安排周到,顾昀满口“随便”,怎么都行。...

帝都新风尚背后的男人

悄无声息的偷走大帅呜呜呜他妈的太甜了!!!!!!!!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隆安十年,新皇不等登基,就亲赴两江战场。此后东瀛人临阵倒戈,江南大捷。


至此大局已定,任凭西洋教皇有通天彻地的本领,终于也无力回天。



于是顾昀终于挂了印。



其实在两江大营的时候,顾昀觉得自己挺好的——他既没有断胳膊,也没有断腿,甚至没破相,依然英俊潇洒。虽然打了一身钢板,但他与钢板兄相伴多年,早就“情同手足”。大败西洋军后,他认为自己离骑马上阵就差一场好觉。



把一干事务交接给沈易,顾昀终于卸了心头的甲...

我他妈暴哭😭😭😭今天的更新看得我心疼死了
那年的顾帅,满心冰凉,西北的风多冷啊,他再年轻的心,也被冻的千疮百孔。那个他喜欢的孩子,还什么都不知道
可是长庚又做错过什么呢。
没有
顾昀他,还是喜欢着这个孩子的,这个孩子的好,为他气,为他恼,却是真的一心想着他
那孩子是他真正的亲人
即便那孩子的身世是这样让他痛苦
万水千山过尽,人间悲喜尝遍,行到水穷处的那个慰藉,叫做长庚
他终于褪去少年轻狂的心性,长大成人
我他妈暴哭我要死了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北疆一段不为人知的小事

哭了T_T我的子熹,我的长庚啊😭😭😭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上礼拜说到,沈将军咸鱼翻身,终于趁大帅被醋熏得五迷三道时涮了他一把,让他吃了一颗花球,抽到了那张字条。


如果单说“慰藉”,顾昀的慰藉有很多,长庚美人排第一,但除他以外,好吃的、好玩的、过命的兄弟、丧着脸的沈易,王伯种的娇花、老霍喂的宝马……人世间种种能让他驻足欣赏、笑上一笑的东西,都留着他的情,自然也都算他的慰藉。


可是,“行到水穷处”,指的又是什么时候呢?


顾昀第一眼看见这行字的时候,想起的不是他年幼失怙、耳聋眼瞎的那段日子。


一来那是太久远的故事了,二来么,后来好几十年一直也是...

蒸汽朋克版真心话大冒险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新皇李旻继位后第二年,正月十六,北行宫的温泉别院里灯火通明。

北大营不当值的将士全跑了过来,进京述职的沈将军也特意多留了几日,连向来勤勉的陛下都找了个托词,罢朝一天。有陛下坐镇,那些个想借“贺寿”之名跑来拍马屁的讨人嫌,就全都不敢露头了,北行宫全是自己人,又热闹又自在。

用罢了家宴,北大营的将士们不便长时间擅离职守,都各自回营地了,别院里笙歌渐消,曹春花嫌不热闹,就提议要玩“击鼓传花”。


“作诗么?”葛晨一听,脸色都变了,慌忙摆手道,“我不来,来不了,我给你们敲鼓算了。”

顾昀接道:“那看来我只好给你们当花了。”...


【长顾】送给谁的

*分俩部分,接甜甜最新番外那一句“送给谁的?你再说一遍”
*ooc

一、「送给谁的?——沈先生的」

长庚卷着顾昀的一只手臂,瞧着他的侧脸,不动声色地受了顾昀难得一见的独占欲,也不知自己是从哪里借来了几分小孩子气性,故意道:“沈先生。你半道过来,截走了的。”
 
顾昀听了,不发一言,甩开长庚就往外走,还手快地拿走了放在一边好久的割风刃。长庚一见,生怕他拎着割风刃要去和沈易决一死战,心下又是好笑又是甜蜜,赶紧追了上去:“子熹!”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朋友们看这一句!!!!这是顾帅的独占欲啊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特么具有侵略性了吧!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我爱甜甜!!!!!!!

我爱您!!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“送给谁的?你再说一遍。”顾帅也是在吃醋吗!!!顾帅的占有欲太有侵略性了吧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“吁——”沈易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,“子熹!子熹!”


顾昀拿着千里眼,头也不回地“嗯”了一声,眼睛仍没离开蛮人那一队悄然离开的斥候:“十几大车的紫流金,地上的车辙一掌深,好!好个北八郡校尉,好大的胃口,好大的胆子!”



那是元和三十五年,顾昀接到密旨,前来北疆,寻访流落民间的四皇子下落。


四皇子生母是北蛮人,顾昀从小耳目受损,都是拜蛮毒所赐,整个玄铁三部,没人敢触他的霉头,可皇上他老...

我一直觉得长庚嫁顾帅没问题啊
顾园是顾帅给长庚下的聘礼
长庚一直居住在安定侯府
长庚又会照顾人又会煮面煮饺子又会做荷包
还很会养生照顾着我们子熹
顾帅往他头上盖红盖头都愿意
顾帅去哪他都愿意跟
是个温柔人妻长庚都觉得没关系
不过,
在床上,
他是上面那个
嘿,嘿嘿嘿

这以后,就是我的人了。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我爱杰大!!!我爱天翔!!!我爱顾帅!!!我爱长庚!!!
我爱甜甜!!!!啊啊啊啊啊

我们上榜啦!开心!

1 2 3 4 5 ————
©许久未见 | Powered by LOFTER